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24章 可能被取代的危机
 
宋廷的经历成了反面教材,让李长逸格外珍惜眼前的机会,所以早上在餐厅见到唐槐的时候,他忍不住送上感激的笑容和拥抱。

唐槐反而吓了一跳,赶紧推开他:“哎呦我去,你干嘛啊?”

“嘿嘿,没什么,就是看见你就觉得开心。”李长逸调皮地切换到粤语:“我好中意你啊!”

“滚一边去,老子可不是弯的!”

唐槐甩了甩后脑勺的小辫子,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似的,端着餐盘凑到了顾千瞳的桌上。

顾千瞳今早的心情不好,确切地说,自从体能大比武淘汰了她大部分弟子后,她就没有一天开心过。

她耷拉着眼皮对付盘中的食物,完全不想搭理唐槐。

唐槐却没话找话,推了一杯热牛奶过来:“外面天冷,喝点热乎的。”

顾千瞳警惕性十足地瞥了他一眼,叉子搅动盘中意面,加快了进食速度。

“慢点吃,我收到一个和你有关的小道消息,有没有兴趣听?”

女人皱眉,抬起了头:“嗯?”

唐槐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咳咳,先说好啊,我透露给你呢,就是想你有个心理准备,你可千万别再去找领导闹啊,要不然我就要倒霉了。”

顾千瞳起了疑心,停下手里动作:“到底什么事?”

唐槐大口咀嚼着面包卖关子:“嘘嘘,小声点啊,你这样让我怎么说啊!”

顾千瞳瞪着眼,终于还是放下叉子、伸长了脖子,并且压低了声音:“少废话,有屁快放!”

“我呀,刚收到消息,总局有关领导去奥地利考察了跳台滑雪国家队,与他们的资深教练、多名功勋运动员做了深入交谈。”

顾千瞳歪着头:“什么意思?”

她负责的就是跳台滑雪,领导去国外考察,没道理不带上她呀。

唐槐欲言又止,低头猛吃了几口饭,最后憋了半句话:“你自己想想吧。”

顾千瞳死盯着唐槐,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她能把唐槐身上的肉一下下剜下来。

被她看着发毛,唐槐费力吞咽下口中的食物,抢过刚才那杯牛奶仰脖子猛灌,然后才鼓起勇气:“我可是听说,上面打算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努力培养本土运动员,另一方面开启大规模的引援工作,归化顶尖运动员和签约优秀外教一起搞。你早点做好心理准备吧。”

“准备什么?!”

顾千瞳的声音又短又急促,似是问句,又像是恼羞成怒的斥责。

唐槐知道她是个聪明人,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赶紧找借口离开:“没什么,我吃饱了,拜拜!对了,保密啊,千万别说我告诉你的!”

其实现在局面已经很明朗了,领导们去考察跳台滑雪项目,却把她这个主管教练支到新西兰,显然是准备让她靠边站了。人家物色了优秀的外国选手和教练,她顾千瞳还不得腾出位置?

话说,这事可能和前阵子的体能大比武有关,谁让她带的队伍在第一次体能垫底呢,27个苗子只有1个体能过关,这成绩也活该被淘汰啊!

顾千瞳攥紧了叉子,心中百转千回,久久不能起身,直到领队催促才快步跑上大巴车。

车上有七八个空座,可她偏偏走到了唐槐那边,冲着邻座的李长逸扬起下巴:“起开!”

李长逸被她盯得发毛,赶紧欠身腾出位置。

后面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一笑,他们有的窃窃私语,有的相互传递着八卦的眼神。

两位当事人正忙着掰扯消息来源和可靠性,根本没工夫考虑流言蜚语。

唐槐说的这个消息可太重要了,不光涉及到顾千瞳自己,恐怕31位主管教练人人自危呢。

“我真不知道什么内幕啊……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而已。”

唐槐皱着眉头,一脸无辜地摊开手。

顾千瞳怎么会信呢,追问不出来就“大刑伺候”,一肘子捣在 唐槐的腰上:“谁告诉你的消息?都哪几位领导去的奥地利?回国了吗?”

唐槐很为难,眼珠子一转用上了缓兵之计:“大姐,你问的这些,我现在也答不上来啊,要不你宽限我两天,回头我打听清楚了再回你?”

他一边说,一边朝前面努嘴,示意隔座有耳,很多话不方便说。

在他们前面坐着的是总领队邵振东,牵扯到上面大领导的事情,让他听到不好。

顾千瞳只好偃旗息鼓,把头扭到另一边,看着窗外单调的枯草雪峰,盘算着回国之后再去找曲长歌谈一谈。

要是曲长歌那边说不通,那就再去找冰雪中心的上级领导,说什么也不能这么窝囊地让出位子……

唐槐看着她美丽的侧颜,忍不住升腾起几分怜香惜玉,低声安慰了两句:“别想太多,咱们都是外聘教练,一切以成绩说话,抓住眼前机会把运动员培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顾千瞳横了他一眼:“用你讲?!”

接下来漫长的35分钟车程,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再没有任何交流。

训练的过程比较枯燥,唐槐领着弟子去了昨天的初级赛道角落里热身、复习昨天的动作。

乌力罕穿戴好装备就开始嘚瑟,他像企鹅一样挪到武缨身前:“杠铃妹妹,要不咱们那个比试就算了吧,哥哥实在是不想欺负你,就凭我现在这个技术,轻轻松松甩你十条街!”

武缨气鼓鼓地扬起拳头:“找揍?”

他碰了一鼻子灰,还不长记性,转头又去挑衅李长逸:“敢不敢跟我一起滑下去?”

李长逸依旧懒得搭理他,恶人自有恶人磨,他已经从唐槐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善。

果然,唐教练上来就是一记爆锤:“会点基础动作了不起啊?来,滑给我看!”

“啊?”

“滑啊,你给老子滑啊!”

“哎呦,你干嘛推我啊……”

乌力罕摔了个大马趴,扭头怒目。

唐槐却若无其事地看向李长逸等人:“今天的训练科目之一,就是让你们学会安全地摔倒。这位运动员刚刚做了错误示范,大家一定不要学他!”

然后,他按住趴在地上的乌力罕,一本正经地讲起了训练要领:“向前摔时,你们要抬起肘部,双手贴近胸口,顺势倒地的同时,还得依靠惯性向后抬腿;向后摔时要收紧下巴贴近胸口,倒地瞬间要克服恐惧,绝对不能用手臂手腕撑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