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11章 初识单板障碍追逐
 
一语成谶,真是上了贼船!

当李长逸背着仅有的行李去小会议室报到,一进门看见唐槐那标志性的小辫子,立刻傻了眼:“我丢……冤家路窄,希望佢(他)唔认得我。”

他抱着侥幸心理,低眉顺眼地送上自己的报到条。

唐槐冲他笑:“哎呦喂,这不是李长逸嘛,咱俩还真是有缘分呐!”

“教练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少跟我玩这里格楞,才几天啊,就假装不认识了?你他妈对得起我这摔折的尾巴根儿吗?”

唐槐夸张地按着后腰卖惨,李长逸不好意思装傻了,赶紧表示关心:“我看看,严重不严重啊?我有个祖传的跌打方……”

大庭广众之下,唐槐当然不可能脱下裤子让别人看自己的伤,甩甩手驱赶他以及其他过来嘘寒问暖的学员:“滚滚滚,都给我坐回去!”

李长逸胁肩谄笑着坐到会议桌前,心里盘算着这下完了,遇上个记仇的,未来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唐槐走到椭圆形会议桌的前头,扶着一把椅子站着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恭喜你们,遇上我这样的好教练,是你们这辈子最好的福气!我呢,之前是咱们国家为数不多的,在FIS(国际雪联)注册的单板障碍追逐项目运动员!啊,现在是持有瑞士SSSA Level 2教练证的Boarder Cross(单板滑雪)教练……”

这臭屁自恋、中英混合的开场白,唬得台下24个人一愣一愣的。不过还没等他说完,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一个又高又壮的小伙子走进来,其高颧骨、深眼窝的容貌特征,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他是个少数民族的运动员。

“乌力罕!你小子胆子不小啊,第一天报到就迟到?!”

那小伙子咧嘴一笑:“我看人家都在运动场上集合,也跟着去找了半天,后来才知道咱们队待遇这么好,单独有个会议室呢!”

他这么一吹捧,唐槐马上得意起来:“这就是你们遇到好教练的结果,不用像他们那样苦哈哈地去外面受冻!”

这个时刻不忘自吹自擂的教练,给了李长逸一个浮夸印象,他忍不住提了个问题:“教练,您那么厉害,一定拿过很多冠军吧?”

天地良心,他本意是想捧臭脚拍马屁的,可没想到拍到了马蹄子上,唐槐偏偏从来没有拿到过金牌,别说金牌,就是银牌、铜牌也没有!

单板滑雪在我国起步太晚了,障碍追逐项目更冷门,全国都找不到几个职业运动员,更不可能组织正规赛事了。

唐槐年轻时参加过两次“沸雪”(国际顶级单板滑雪比赛Air&Style),第一被吊打,第二次是伤退,并且是遭遇了报销职业生涯的骨折大伤。

职业生涯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荣誉,就是唐槐最大的心病。

可是当着这群新人的面,他又不能说实话,只好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嗐,别提了,我年轻时在单板赛场纵横驰骋,打遍国内无敌手!可惜天妒英才啊,参加国际大赛表现太抢眼,被老外陷害了摔断了腿,从此就只能给你们上上课啦。”

乌力罕并不知道唐槐与李长逸之间的纠葛,他为刚才没能抢到拍马屁的机会而后悔,这会儿马上找补回来:“老外真可恶!我们一定要好好训练,去国际赛场上吊打他们,给教练报仇雪恨!”

有他在前面表决心,其他人马上就跟上附和。

李长逸抿着嘴没说话,这个蒙古小伙不像外表那么粗犷简单,这时候带节奏明显是想压自己一头呢。

本来队员们情绪高昂是好事,可没想到唐槐却不按套路出牌,做出了暂停的手势。

“你们啊,有激情是好事,但是盲目乐观自信就不行了,先了解一下什么是单板滑雪障碍追逐项目吧。我提前给你们透个底,在这一轮三个月试训结束后,你们25个人中,最多只能留下5个。”

会议室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大家原本平静友善的目光,马上就变得犀利起来。

唐槐打开投影仪,在大屏幕上播放起了比赛视频,包括索契冬奥会、平昌冬奥会以及瑞士、新西兰的积分赛和世锦赛、世界杯分站赛的内容,在大家观看视频的过程中,他讲解了滑雪障碍追逐项目的基本情况。

【滑雪障碍追逐是4至6名运动员同时出发,在雪道上越过高台、急弯和陡坡,最先冲过终点的选手获得胜利。】

“A级赛道一般长度一千多米,落差200多米,差不多相当于从70层楼上冲下来,因此冲刺时最高时速在七八十公里。”

“你们要克服自身重力、摩擦力、离心力,穿过23个障碍,飞落到雪上后还要继续滑行,因此对力量、灵敏、平衡协调能力要求很高。”

唐槐在介绍这个项目时明显带了偏见:“北京冬奥会上,除了我们单板项目组外,还有个自由式滑雪也包含这个比赛,不过那个是又土又丑的双板项目。”

“又土又丑?”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深深的鄙视意味。

有个身材健硕的女生趁机捧臭脚:“就是,单板多酷啊,我看双板还得撑俩拐棍儿,就是老年人的玩意儿。”

“咳咳咳……”大概是小姑娘这话实在有点过了,唐槐被口水呛到,连续咳了好几声,末了才贱兮兮地小声道:“咱关起门来怎么说都行,可要是在外面这么说,小心挨打哟。”

在大家哄笑中,那个女孩倔强昂头:“干哈呀,他们老爷们儿还敢欺负银儿?你看我削不死他们?!”

她站起来蜷起胳膊,露出强壮的肱二头肌。

这个女生之前练举重的,身高171厘米,体重超过70kg,又高又胖的身材令人不忍直视,不过那白生生、胖乎乎的圆脸还是挺可爱的。

“哇哦!”

男生们忍不住起哄。

“武缨,你快点坐下,别给我惹事!”唐槐捂脸苦笑地阻止她:“滑雪圈的鄙视链很深,单板和双板相互看不起是很正常的现象,不过现在大家都为国争光的队伍,不能说影响团结的话。”

“唉呀妈呀,唠唠嗑还上升到影响团结了,这帽子太大,我可整不了!”

这个名叫武缨的彪悍女大大咧咧坐下,脸上红光满面,让人印象深刻。

介绍完基础知识,唐槐顺便播放了一组发生的重大事故的比赛集锦。

“障碍追逐是冬奥会最高危的项目之一,挫伤肌肉、摔伤骨头是家常便饭,高位截瘫甚至死亡也不是没有,你们若是害怕,随时可以向我打报告退出。”

唐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手掌重重拍在椅背上:“但是,只要留在我队里一天,就得绝对服从指挥,不准质疑我的安排,不准叫苦叫累,不准背后嚼舌头,不准拉帮结伙,更不准越级打小报告,听明白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