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7章 使命在肩热血沸腾
 
李长逸回过头,看见司玲玲和林睿已经从山坡上下来了。

他正为难不知怎么解释,女孩先抢答道:“没事,我自己摔破了点皮,一点也不痛。”

辫子男来回审视着他们五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你们都是哪个省队的?名字给我写一下。”

“这下可糟了……”

李长逸无辜地摊开手:“老师,我们没犯什么错啊。”

东北二人组同样凑过来:“干哈呀?”

辫子男不耐烦地催促着:“让你写就写,哪那么多废话!”

两个东北学生还想软磨硬泡:“老师你能放了我俩不?我们是真没干啥坏事儿啊……”

辫子男没给他们好脸色,挨个把雪镜扯下来认了脸:“不写是吧?我找你们领队了啊……”

“赶紧跑啊!”

就在辫子男与东北二人组对话时,李长逸突然发一声喊,雪杖撑地快速滑开。

他以前常在水产市场打架,遇到这种事情跑路实在是家常便饭。

林睿和司玲玲回过神来,马上撒丫子朝不同方向狂奔。

他们三人都戴着头盔和宽大的雪镜,一张脸也就露出口鼻下巴,凭借这点特征应该很难被人记住的,只要混到人群里就安全啦!

辫子男没料到李长逸如此狡猾,恼怒地马上反身来追,结果东北两兄弟相视一笑,抱起滑雪板等装备朝着反方向跑了。

他们可都不是乖宝宝,在不知道对方意图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写下自己名字呢?

那辫子男只追李长逸,可惜他穿的是普通运动鞋,在被压实的冰面上奔跑非常不便,这不才追出去十多米,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哎呦哎呦”地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之前坐缆车上山的那四人正好顺坡滑下来,看见这位老师摔得不轻,赶紧跑过来帮忙,扶着他去了接待中心休息。

李长逸从远处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

司玲玲、林睿过来与他汇合,两人都有些惴惴不安:“我们是不是摊上事了?”

林睿笑嘻嘻地摇头:“不用担心,这集训中心有七百多人,那老师又没见过我们完整的脸,很难查到我们头上。”

三人绕了一大圈才回到广东队的练习区域,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体校女领队注意到司玲玲嘴上的伤,关心地问了两句,也被她以不慎磕碰搪塞过去。

大概是各省的运动员都到齐了,吃过午饭之后,试训队的高层组织了全体运动员大会。

露天运动场汇聚了近千人,首先升国旗奏国歌,接着主持人致辞后快速进入表彰环节。

由体育总局的领导给刚刚参加完平昌冬奥会并且取得优秀成绩的运动员和教练团队颁奖。

大概是想给李长逸他们这些新人树立榜样,领导们特地把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中国军团都拉了过来,在队伍前面站了好几排。

李长逸对颁奖和领导讲话都不太感兴趣,原以为站在人群里当好群众演员,该鼓掌的时候鼓掌就行了,可没想到台上那位领导讲话特别犀利,逐渐把氛围搞得很紧张。

一开始还挺平常,他肯定了奥运军团的精神面貌,表扬了男子短道速滑捍卫荣誉无愧“冰上尖刀”称号,赞扬了花样滑冰带伤夺银的战斗精神,对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取得2银1铜大加赞赏,可说到其他项目的成绩就很不满意了。

“181名运动员去韩国参赛,才拿回来1块金牌?2010年在温哥华拿了5块,2014年在索契也有3块,到了今年就剩一块了?你们再不努力,2022年是不是要挂零啊?!”

那人声音陡然提高8度,把许多原本昏昏欲睡的运动员们吓得一激灵。

后面,这位领导说话就更不客气了:“个别项目的运动员训练不充分、不扎实,不光参赛水平不够,在遇到困难和大赛压力下暴露出各种各样的心态,根本没有奋勇争先,努力上进的劲头,甚至有队伍出现违规违纪现象!你们是去为国争光的,不是去随便打卡旅游拍照片的!”

他的语气愈发严厉,那份压抑的怒火,让台下近千人战栗,李长逸都感觉到了压力。

“还有些运动员窝里横,队内耍大牌,到奥运赛场上就成了怂包软蛋!没错,我们国内冰雪项目起步晚,尖子运动员少,很多项目队内竞争压力小。但是,别以为国家离了你就不行!看看你们身后,这是我们从全国挑选出来的优秀苗子,他们会追赶你们,取代你们,淘汰你们!”

前方奥运军团的队列出现了轻微晃动,显然被领导的训话刺激了。

李长逸听到这里,和身边许多人一样,心头都升起疑惑:“就我们这些人?从小都没碰过雪板冰刀的青年仔,突击训练两三年就想参加奥运会?还想拿金牌?可能吗?”

台上的领导仿佛懂读心术一样,接下来就说到了这个问题:“新来的运动员们要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对教练组有信心,对我们祖国有信心,我们会用优秀的教练组、精良的器械、顶尖的场地、科学的训练和不畏艰难的精神,把你们锤炼成素质过硬的冰雪健儿。”

“你们自己更要有壮志雄心,众志成城、不畏艰难、顽强拼搏、奋勇争先,团结奋斗,在北京周期实现冰雪运动竞技水平跨越式发展,在我们家门口的奥运赛场上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要喊出我是‘中国制造’,向党中央、国务院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回报全国人民的期待。”

这位领导说话掷地有声,不知道是谁最先被点燃了激情,在台下振臂高呼:“上奥运,拿金牌,我是中国制造!”

接下来,整个运动场上都回荡着千人的怒吼:“上奥运,拿金牌,我是中国制造!”

“上奥运,拿金牌,我是中国制造!”

“上奥运,拿金牌,我是中国制造!”

……

李长逸听得热血沸腾起来,跟着举起右手握拳高呼,他感觉到了一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

他的心里仿佛有个呼声:“你不是想要出人头地吗?你不是想让所有抛弃你、看低你的人后悔吗?参加奥运会,拿金牌是最好的途径!”

散会的时候,他忍不住向司玲玲打听:“刚才台上讲话的那人是谁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