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5章 咏春门下“弹簧怪”
 
林睿惊呆了,目光朝其他男生扫了一圈:“啊?谁要跟你打架,在这里打架不怕被开除吗?”

李长逸奇怪:“不打架你们找我干什么?”

“我们比跑步跳远,你要真是走后门进来的,趁早主动离开,别给我们丢脸!”

听到对法的真实想法,李长逸笑了,他眼珠一转:“我可以和你比一比,不过不能白比。”

“什么意思?”

“我要是输了,就按你们说的主动滚蛋。可如果我赢了,你这件羽绒服归我。”

羽绒服是李长逸急需之物。

不过他并不知道,林睿那件是新款的“加拿大鹅”,标价过万,否则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拿这个打赌的。

林睿也有点“肉疼”,不过出于对自己实力的信心,加上其他人都怂恿鼓动,他终于一咬牙:“没问题!”

第一局比试50米冲刺,两人走上起跑线,高下立判。

林睿摆出专业起跑姿势,李长逸站在一边看起来松松垮垮。

随着旁人一声令下,两人都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林睿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起跑反应足足快了0.5秒,不过李长逸常年在城中村奔跑,爆发力非比寻常,居然在落后两个身位的情况下反超半个身位撞线。

“林睿居然输了?”

宋廷看着手机上的秒表,惊讶地合不拢嘴。

一个自称是练咏春的,没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大龄”青年,轻轻松松赢了苦练3年的林睿?

林睿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他走过来查看宋廷记录的成绩,怀疑是不是自己没发挥好。

其他人跟着凑上来看,发现秒表记录的李长逸成绩是6.54秒。

50米的世界纪录是5.56秒,他们在寒冷的户外,没有充分热身的情况下跑出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仅此一项就足以证明李长逸有点真材实料,不过林睿仍然不服气,又提出比试跳远。

这也是他的专项优势项目,最好成绩能达到7.99米,虽然距离世界顶尖水平还有不小差距,可已经算是省队高水平,国内比赛运气好点也能拿奖牌的水准。

林睿先跳了个7.91米的成绩,发挥出了比较稳定的训练水平。

李长逸纳闷,选拔的时候不是比的立定跳远吗?可没说让助跑的!

不过他看到林睿的成绩后放下心来,这点距离不算什么,以前在石牌村房顶上“跑酷”,同样的距离他也能驾驭。

他原地活动了几下,等学生们重新平整沙池后冲刺狂奔,准确踏板起跳,身体腾空后做了一个前空翻,双脚落地后稳稳站在沙池里,脚后跟的落地点正好是8米多一点。

宋廷又傻眼了,连忙大喊:“犯规!犯规!”

田径比赛的跳远项目是不许做空翻动作的,国际田联认为是危险动作,会取消成绩的。

李长逸对规则一窍不通,听到宋廷的解释,皱眉扬起了拳头:“犯个屁规!老子跳得是不是比他远?选拔测试的时候都不许跑的,他是不是也犯规了?”

“这,这不一样……”

几个人七嘴八舌还要反驳,林睿倒是光明磊落,主动把羽绒服递过来:“对不起,我输了,我们错怪你了。”

剩下的项目不用比了,大家都已相信李长逸的测试成绩,全都纳闷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没听说练咏春拳还能练出个“弹簧怪”来啊。

李长逸笑笑,披上羽绒服故意岔开话题:“走走走,找个地方吃饭去,在这鬼地方待着又冷又饿!”

他准备请大家吃顿饭,趁机拉进距离增进感情。

在二楼的窗户口,两个领队老师和5个女生目睹了这一幕,同样惊奇不已。

他们跑下楼与李长逸等人汇合,一起去餐厅吃晚饭。

因为还没有正式入训,这顿饭是李长逸掏钱请的,本就囊中羞涩的他更加雪上加霜,不过这八百块钱他觉得花得值,至少全队人看他的目光都已柔和了许多。

林睿不自觉地把李长逸看成了劲敌:“你别得意,滑雪、滑冰可都是很考验技术的运动,我不会再输给你的!”

第二天一早,广东队去租了全套的雪具装备,包括头盔、雪镜、滑雪服、雪鞋、双板滑雪板、雪杖和膝臀护具等,还请了基础私教过来传授入门滑雪技巧。

这群从没滑过雪的靓仔靓女一上雪场就个七荤八素,李长逸却是个例外,他们咏春讲究“腰马合一,力从地起”,若是连脚步都站不稳,如何能发上力?

滑雪时最常用的是刹车和转向,双脚的滑雪板需呈内八字站立,与咏春拳“二字钳羊马”差不多。

另外,多年在水产市场湿滑的环境下工作,也训练了他的平衡感。

弄懂这些之后,他很快适应了在平地滑行。

在他周围,司玲玲和林睿也适应得很快,显然他们自身优秀的身体素质和多年的训练发挥了很大作用。

雪场私教看三人实力不错,就不管他们了,他还有另外12个人要教(两位领队老师也趁机体验一把冰雪乐趣),哪顾得过来呀。

李长逸三人终究是年轻人心性,平地玩了一会儿不过瘾,坐上缆车要挑战山坡雪道。

他们怕与其他人碰撞发生意外,特地选了个人少的红标雪道,哪知道这个雪道坡度大且长,属于高级雪道,不是他们这种新人可以驾驭的。

司玲玲一下缆车就腿软了,滑倒在半坡上,身体压住了雪板,而雪鞋固定器的卡扣又填满雪疙瘩,这让她自己无法挣脱,李长逸和林睿都着急过去帮忙,又不小心撞在一起。

就在他们三个相互拉扯着要爬起来时,从更高处突然冲下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姿态优雅速度奇快,在雪道上滑出一个个S形路线。

前面那人戴蓝盔,路过三人时故意搓起一片“雪墙”,劈头盖脸撒了他们一身,他嘴里还怪叫着:“呦吼,对不起!”

后面的人戴黄色头盔,比同伴更坏,从另一侧用滑板边刃搓起一堆雪戏弄三人,嘴里更不干净:“好狗不挡道,赶紧给我滚犊子!”

两人搓起来的雪中夹杂着不少拳头大的冰疙瘩,坚硬锋利的棱角砸到裸露的皮肤上生疼,司玲玲就很不幸被砸到了嘴角,发出一声尖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