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幻想的秩序 > 第二十八章 父亲
 
秦月将手心对着剑,剑便自主飞了回来,伊云言唤出无渊枪,二人调整姿态,继续面对着岳天。

岳天扭了扭脖子,只听岳天脖子处关节“咯咯”作响,耸了耸肩膀,信心满满且略带着急的也调整好姿态准备迎接下一次攻击。

“夜之刺”

“附命剑”

只见,无渊枪发着明亮的紫色光焰,伊云言右腿后撤一大步,随即一跃出现在岳天面前,奋力一刺。

秦月一跃,单手握剑,在半空中快速抖动着细剑向岳天刺来。

“嗜血屠戮斩”

只见岳天快速挥舞着铁链,一边阻挡着伊云言的刺击,一边向刚要近身的秦月扫去。

秦月见此,在半空中蹬了一下空气,随即面向岳天全力格挡,然后缓缓向后飞去。

岳天见此,加快了挥舞速度,一边发出疯狂的笑声。

伊云言这里,勉强可以抵挡住,可秦月的能力本就不适于战斗,更别说面对的是岳天,所以防御的过程中,仍被抽中数次。

只见伊云言后跳一步,汗流浃背,而秦月这里,早已是伤痕累累。

“这种程度的伤,即便你是“命”者,夜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恢复过来的!”

岳天依旧没给二人喘息的机会,这次他主动进攻,冲向伤痕累累的秦月。

秦月见此,来不及管伤口,便抽剑准备抵挡。

乒!

只见,伊云言闪现到秦月面前,用枪抵挡住这袭来的一击。

“有意思。”岳天见此,睁大了双眼,露出狰狞的面孔。

只听到山谷不断地回响着武器碰撞的声响。

“我快撑不住了,你快走。”伊云言侧过脸,喘着大气对着一旁的秦月说到。

只见,秦月此时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不可能!”说罢,秦月又向岳天刺去。

岳天向后连翻三个跟头,拉开距离。

嗖!嗖!嗖!

随即,三枚飞镖被岳天一瞬间投掷出飞向伊云言。

伊云言挥舞着无渊枪将飞镖悉数弹开。

见此僵持不下的战局,半山腰的那个女人再也安耐不住,随即举起剑对准岳天刺了过来。

“受死!”

女人喊着,一剑刺向岳天。

只见岳天露出邪魅一笑,准备等女人到近处时一招解决掉她。

“小叶,危险!快回来!”

秦月伸出手,对着那个冲下来的女人喊到,想要阻拦她。

“小叶?”伊云言听到这个名字,仿佛被雷电击中般,大脑飞速运转。

“就这?”

此时,岳天抬起双手准备给半空中的那个不知死活的人致命一击。

只见,这时,伊云言先刺了上来。

岳天见此,只好打消念头,以攻为守,两条锁链各击一人。

只见伊云言奋力一挥,将一条铁链斩断。

而秦月来不及替伊叶打下这一击,只能用身体来抗。

“妈!”女人发了疯似的喊到。

小叶,这个名字伊云言再也熟悉不过。

他们认识吗?

没有,他们之前连面都没见过,确切的说,见过。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位女人,每一个父亲心中也一样,不过,这个女人首选当是女儿。

伊云言在过去二十年,无时不刻不在思念着忘忧谷,思念着那个女人,思念着那娘俩。

他们曾梦中相遇,两人皆然,伊云言过去脑海中常常浮现着这样一个画面:忘忧谷,遍地五色斑斓的花朵,绿意盎然的绿树碧草,蔚蓝的天空,以及三个人影,三个欢声笑语的人…

而伊叶的心中,同样如此。

“什么?伊云言的女儿?”

岳天先是一惊,随后便是狂喜。

“哈哈哈,一家三口,多么感人的画面啊!”

岳天发起毁灭式的连环打击,而面容却是…哭了?

千年以前

“爸爸。”

一个小女孩跑来,抱住眼前这个身着军装的男人。

“可不可以不要走啊?”

女孩天真的望着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人。

“不可以哦,小兰,等爸爸执行完任务,一定回来陪你好好玩,可以吗?”男人蹲下,一脸慈祥的望着眼前这个天真的女孩。

他的心,无时不刻不在被融化着,可绝不会化完,也绝不可以化完。

“这已经是你第九次说了,可每次,你都只回来半天…”

小女孩嘟嘟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险些流下,可绝不能流下。

“爸爸,我不会哭的,你说过,只要我不哭,你就会留下,我可从来没哭过哦。”

女孩说着说着,笑了,又或是哭了,只见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却又笑着,擦拭着眼。

男人,见此,再也忍不住,跑着走出门用力将门关上。

只听门内传来哭声,男人在门外也哭着,但是却不可以出声。

“好啦,爸爸会回来的。”

妈妈总这么说着,女孩再也不想相信了,却又只能相信,又变得真的相信,因为她始终是渴望着,渴望着与爸爸见面。

神降临后的第一天

男人回到家,已然是一片废墟。

男人沉默了,眼神逐渐变得迷离,面容不喜不怒不悲,只知奋力挖动着废墟。

“队长,队长!冷静一点,请冷静一点!”

“啊!”

“啊啊啊!”

那一刻,男人哭了,男人当着众人面嚎啕大哭,男人从来没有哭的这么惨痛过,这么撕心裂肺过,只知道,人们闻声赶来前,还以为是恶魔在叫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