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撞鬼从心平气和开始 > 第八章 匿名:这些案子不对劲
 
  王一指呆了半晌,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拿纸擦了擦自己的嘴。

  “怪事了,来,你现场演绎一下。”王一指还是不愿相信。

  毕琅看了眼赵德胜,得到了后者怨恨的眼神,但为了自己报仇大业,赵德胜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重新将王一指的拘灵神术临摹下来,用的正是那张王一指刚刚擦过嘴的卫生纸,这是王一指强烈要求的。

  为了表现出真实性,赵德胜没有任何保留,不过这次他改变了方法,相比于拳头,脚部的痛感神经更少一下,所以他选择了踹!

  在赵德胜的脚和毕琅身体接触的一瞬间,空中划过一道黑影,黑影中带着闪光点。

  赵德胜重重的撞在墙上,与此同时,毕琅手上的纸张也和上次一样迅速消散。

  看着眼前离奇的一幕,王一指陷入了沉思。

  “怪事了!”王一指这次被彻底的惊到了。

  沉思了片刻,王一指似乎是想通了什么,紧皱的眉头突然放松了下来。

  “以后千万别说你的能力是自己发现的!切记!”

  “另外,你想学习其他拘灵术......唉....我真记不起来了,不过,一招鲜吃遍天,你可以尝试暂时只用这一招,至少可以保命!”

  毕琅还想再追问,可王一指却沉默着将饭盆递给了他,接着钻进了被窝,片刻,被窝中便传出了王一指均匀的鼾声。

  带毕琅走后,躲在被窝里的王一指突然睁开了眼睛,有些后怕:

  “我的天,这是遇到鬼了吧!”

  回去的路上,毕琅回想着王一指方才说过的话,

  按照王一指对于拘灵术的回答和神神秘秘的告诫自己不要暴露,

  都在充分表达着毕琅的与众不同以及不为人知的一面。

  毕琅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也看得出来。

  “难不成,我是天降之子?”毕琅在心里暗暗猜测。

  一下午的时间,毕琅伏在办公桌上,临摹了厚厚一摞A4纸的拘灵神术,这可是他接下来面对危险的救命稻草。

  有了保命之本,接下来就要考虑从何处下手。

  思索了半天,毕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卤蛋,你说你怎么就不能死的明显点呢。”

  “你说,我一个清清白白的良好市民,既没有新仇,也没有旧恨,怎么就偏偏选择我了呢?”

  “因为你是天降之子!”

  “滚!”赵德胜白了一眼毕琅,接着说道:“你说会不会我只是这些不太幸运的人之中的一个,如果可以确定我不是独一份,是不是就代表着这个人还会有继续作案的可能?”

  听完赵德胜的分析,毕琅也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调查路径。

  “不错,我之前看过一本连环作案的心理分析,凶手得逞的次数过多,必然会造成心理上的自大,到时候他一定会露出马脚,我的建议是——安心等待!”

  赵德胜被气得不轻,很想反击,但看了看摆在桌子上那厚厚一摞的A4纸,还是选择了隐忍。

  “之前的新闻报道,本月已经发生了四起命案,可咱们只能从新闻上知道发生命案的地方,具体的地点以及死者的身份咱们全都不知道,即便是想调查也没办法。”

  “这个交给我,今晚我就把资料搞到手!”

  “你还是安分一点,和谐社会,千万别冒险。”毕琅连忙打消了赵德胜的疯狂念头。

  “可除此之外,又能怎么办呢?”

  第四起命案的报道让整个春江市的所有市民沉浸在恐慌之中,没有人可以确定,下一个新闻的主角会不会变成自己。

  茶余饭后,春江本地最大的论坛,春江论坛的发帖量在急速攀升。

  孤独的旅行家:“这已经是第四起命案了,有没有内部人士透露一下?”

  春江小于晏:“是啊,搞得人心惶惶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全都要:“楼上的害怕什么,前三起不是出了通告么,全部都是死于意外,这年头大家压力大,身体有点毛病不是很常见么,意外死亡的几率很高。”

  人人夸我美食家:“我不同意楼上的说法,如果是全部死于意外的话,不可能这么诡异,很有可能是凶手邹作案手法过于高明,警方无法寻找有效证据。”

  我全都要@人人夸我美食家:“你这纯属异想天开,典型的受害者心理,我劝你阳光一点!”

  匿名:“大家好,利益相关,匿了,作为四起命案的调查参与者,以目前的证据来说,的确只能证明死者全部死于意外,但对于多年从事相关行业的我来说,这四起命案还是存在某些疑点,比如:死者的死亡事件皆是发生于深夜,且发生地点无任何目击者,并且最关键的是——

  死亡时间相隔大都在七天,前后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可以怀疑为这是特定凶手作案,也就是连环案,连环案是基于凶手的习惯以及个人特殊癖好进行,这四起死亡案件在某种程度上过于相像......”

  人人夸我美食家@我全都要:“我就说吧,不可能这么简单!”

  我全都要@人人夸我美食家:“一个匿名贴,还相关人士,怕是这起谣言的源头,有本事你让他解除匿名试试!”

  匿名:“抱歉,刚才队里出现突发情况,处理了一下,在此之前我要和我全都要那位朋友解释一下,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如果你有不同看法,可以批驳,我不反对。

  现在我们继续讨论,出于对案件的敏感,我收集了一些资料,关于近一年的死亡案件,这四起案子之间存在联系的可能为百分之九十,大约在半年前,也就是去年十月份,开始出现相似案件,同样是意外死亡,但死者多数都是一些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同样是在无目击者在场的情况下死亡,但因为判断老年人的年龄因素,所以并没有考虑他人作案。”

  “但是时间来到三个月后的一月份,第一次出现了相似案件死者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在这之后,死者的年龄普遍没有超过五十岁,也就是所谓的青壮年,如果存在凶手的假设成立,我考虑凶手很可能是不再满足对年老体弱的人士动手获得满足,转而将视线放在了青壮年身上。”

  “而本月的四起案件,根据死者的死亡事件,只有最后一名死者的死亡年龄超过五十岁,并且死亡时间在下午六点,我个人判断,这起案件很可能是一种转折,标志着凶手不再满足于深夜作案,转而选择黄昏时分作案!”

  毕琅接着向下看去,但是匿名的帖子没有再次出现,发表帖子的人也像是消失了一般。

  而另外一个帖子再度吸引了毕琅的眼球,“全民分析,大爆料!”

  匿名:“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将案件死者的身份以及死亡地点告诉大家,让大家共同分析,是否能找出死者之间是否存在关系,以及凶手对于死者的选择!

  虽然这对于死者及其家属不尊重,但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伤害,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而我作为活动的发起人我将第一个爆料死者身份,另外,我也是死者的家属”

  匿名:“王文斌,男,四十七岁,个体经商户,主要从事餐饮行业,死亡地点:曲水街阳光小区地下停车场,死亡时间深夜两点半!”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