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撞鬼从心平气和开始 > 第七章 终究是错付了
 
  “卤蛋,你不讲武德,竟然来骗、偷袭我......”话音未落,毕琅突然发觉自己虽然被卤蛋偷袭了,但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对面的赵德胜却突然痛苦的蹲下身子捂着自己的拳头,仿佛遭遇了重击一般。

  “疼...疼...”赵德胜吸着凉气,直冒冷汗。

  “难道我仿造的拘灵神术有用?”毕琅伸手一看,只见刚才自己的藏在背后的那张A4纸不见了。

  “毕琅,你竟然玩弄我的感情!”略微缓解了些的赵德胜站了起来,指着毕琅面色悲愤。

  “你瞧!”毕琅顺手一指放在林医生桌上的拘灵神术。

  赵德胜不愿相信不信,走过去仔细的端详了片刻,的确还是王一指交给毕琅的那张。

  可是为什么对毕琅没能造成伤害,这和昨天夜里自己完全是两个效果。

  “难道是鬼在白天不能对人产生伤害?”毕琅脱口而出。

  “不能吧?”

  “这样,咱们再试一.....”毕琅提议道。

  “咳咳!”下一秒,毕琅的胸口上突然出现了一张拳头。

  刺骨的疼痛袭上心间,被赵德胜打了这一拳,不仅单纯的疼痛,还有一种透心凉的死亡感。

  恍惚间,毕琅甚至认为自己已经离世了。

  “啧啧——”赵德胜收回了拳头,砸了咂嘴,似乎对刚才那一拳很满意。

  “实践证明鬼在白天同样可以对人造成伤害!”

  赵德胜欣赏的看着毕琅,坚定的给出了答案。

  坐在椅子上缓了半天,毕琅终于恢复了过来。

  吃了次暗亏的毕琅,决定不再做实验,虽然这是一项实验次数并不达标的对照实验,但得到的结果已经没有必要再重新继续试验。

  王一指的拘灵神术确定有效,自己临摹的拘灵神术同样有效。

  另外,鬼怪和普通人对战是真的存在鲜明的优势。

  一上午,毕琅都在拒绝赵德胜的喋喋不休的嘲讽,除此之外,无所事事。

  临近饭点,毕琅的办公室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昨天在拘留所审讯他的两名警官。

  “什么!赵德胜是自身突发疾病造成的死亡?”得知消息的毕琅有些兴奋,因为这预示他可以摆脱赵德胜要求帮他寻找凶手的要求。

  “不错,我们的法医已经得到确定的结果,并且在死亡现场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赵德胜先生死于他杀的线索痕迹!”其中一名警官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所以,现在你已经洗脱嫌疑了!”

  送走了两名警官,赵德胜陷入了沉默。

  “不可能,我身体好着呢,怎么可能会突发疾病!”沉默良久,赵德胜依然不相信自己的死因竟然这么简单,语气中透露着不满。

  “唉!”毕琅叹息了一声,“卤蛋,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警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事实就是这样,人的一生充满了意外。”

  “叮咚!”毕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条本地新闻推送跃上屏幕。

  “突发!本市天华小区发现一名男尸,据警方调查,死者死亡地点位于自家车库,且已死亡七天,死因暂时不详,这已经是本市本月来第四起死亡案件,本台将继续跟进报道,再次也提醒广大市民注意安全防护,保护自己人身安全!”

  “卤蛋,你看人生就是充满了意外,谁能想到自己能死在自己车库里,还七天没有被人发现。”

  “这就是命!反正你现在成了鬼和人也没什么区别,一样可以和楼上的王大妈他们生活在一起,看开点!”

  毕琅宽声安慰,但赵德胜没有理会,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不是放不下北城的赵姨?”毕琅小心翼翼的问道。

  “滚!”赵德胜口吐芬芳。

  见赵德胜不领情,毕琅也不再多说什么。

  墙上的应急呼叫突然响起:

  “毕医生,C区的病人王一指要求见你,请你尽快过来一趟,另外他说的饭盆在你那,让你替你带份饭!”

  替王一指从食堂打了份饭,毕琅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毕琅深知,在这个厉鬼存在的世界,和一位真实有效的大师处好关系的重要。

  病房里,王一指端坐在病床上,十分安详。

  “值了!这买卖做的真值,一张低级的拘灵术换一个贴身保姆,真值!”

  “大师!”毕琅推门而入,将饭菜放在王一指面前的小桌子上。

  “嗯,”王一指眯着眼略微点了点头,而后沉吟道:“某些东西是不是安分了许多?”

  “大师,他的确是安分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一言难尽!”

  “哦,发生甚么事了?”

  毕琅将赵德胜的死因做了个陈述,接着道:“好像是自闭了!”

  “你说他不是被人害死的?”王一指话音未落,突然“啪”的一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接着严肃的看向毕琅:“不对,我想起来,他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毕琅有些意外,“为什么?”

  “在我的记忆里,因为亡魂的力量和普通人过于悬殊,所以,对于亡魂的制约不仅仅存在于相联系的人,还包括另外至关重要的一条法理,即——自身原因死亡的亡魂是不具备攻击能力的,具备攻击能力的一定来自于他人的谋害,这是法理!”

  赵德胜存在攻击能力的,必然是被人害死的......

  那么问题来了——毕琅终究还是逃不过赵德胜的骚扰。

  “我就说吧,我肯定不是自己死的,毕琅,你接着帮我报仇吧!”原本沉默的赵德胜突然兴奋起来。

  毕琅看着赵德胜兴奋的模样,仿佛报仇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可以继续折磨毕琅。

  “但是你不记得害你的人是谁,很可能代表着这个人很可能同样可以使用某些邪恶秘术,如果你继续追查的话,不仅你的亡魂很可能会被湮灭,他——”王一指顺手指向了毕琅:“也可能会跟着你一起送死!”

  “好了,我该吃饭了,至于剩下的事,你们自己讨论!另外,我个人更倾向于吃肉,这也是我的环保意识,爱护花草树木以及蔬菜!”

  得到了王一指确定的答案,毕琅心中有些纠结。

  现在他手上有了可以制衡赵德胜的拘灵神术,完全没必要为了一句承诺,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中。

  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小人物,怎么可能能够和拥有邪恶秘术的坏人抗衡。

  所以,对不起了卤蛋,你终究是错付了!

  “大师,既然这样,您能不能教我些可以......”

  病房内,王一指优雅的吃着饭,安静的倾听着毕琅的请求,时不时的从饭菜中挑出一些碍眼的菜叶。

  “不行!”

  毕琅的话音刚落,王一指便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拘灵神术普通人是无法学习的,哪怕你知道再多的符号绘图也不会发挥出任何效果,另外,拘灵神术更像是存在于某些特定人群比如我身上的天赋......”

  “可是,我临摹出的拘灵神术在他身上是有效的!”

  毕琅指了指赵德胜,后者楞了一下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

  “什么!咳!咳咳!”王一指嘴里的饭菜突然喷了出来,惊恐的看着毕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