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撞鬼从心平气和开始 > 第六章 只能防身的拘灵神术
 
    见王一指这么说,毕琅只能把帮赵德胜报仇这件事转嫁给王一指的念头打消,至于以后如何帮赵德胜报仇,那就只能靠嘴了。

  起身冲着王一指拱了拱手:“大师,我们就不打扰了,您老多休息!”说罢,准备起身离开。

  “等一下!”

  没等毕琅离开,王一指突然再次开口:

  “毕医生,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送你件护身之物,以免某些家伙突然刁难你,另外,这护身之物只可护身,不能攻击,切记!”

  不能攻击......

  毕琅现在的心情如同卑微的舔狗突然的到了女神的垂青,正准备深入研究女神时,却发现女神别有一番风味。

  偷摸瞥了一眼赵德胜,发现后者同样在暗中窥察自己,

  眼神的碰撞,让大家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呼——”

  赵德胜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喃喃道:“还好还好.....”

  虽说不能攻击,但可以防身,这就让毕琅和赵德胜之间的关系,暂时转变为一个平衡的关系,毕琅可以不用再大义认爹了。

  王一指从桌上将先前砸在毕琅脑袋上的不锈钢饭盆递向了毕琅,

  这.....难不成以后我要随身携带这东西?

  毕琅看着王一指递来的饭盆,有些头大,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日后发家致富的荣耀时刻。

  “这......”毕琅有些迟疑。

  “不要误会,这饭盆是让你临走的时候顺道拿走帮我刷一下,谢谢!”王一指解释了一句接着慢悠悠道:“另外,给我支笔。”

  接过毕琅随身携带的碳素笔,王一指顺手在桌上摊开了之前用来擦嘴的卫生纸,在上面划了些奇怪的符号,便递给了毕琅。

  “这是我拘灵一脉的护身神术,关键时刻拿出来即可!”

  看着满是油渍的卫生纸,毕琅颤抖着伸出手接了过来。

  “这神术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见毕琅面露难色,王一指拍了拍毕琅的肩膀,安慰道:“纸张的造成需要以树木为牺牲,但牺牲了树木却破坏了环境,所以勤俭节约要从小事做起,你不要担心神术的实用性,它存在与任何介质上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好吧,其实只能产生七成的效果......”

  “怎么说呢,今天的饭菜有些油腻,可能只有五成......”

  “你也知道现在污染严重,所以树木的灵性也在降低,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应该能发挥出个两三成.......”

  毕琅彻底凌乱,怔在原地。

  “大师,要不然您浪费我的吧,我以后节约一点总可以省出来的......”

  毕琅将拘灵神术还了回去,可王一指却摇了摇头,有些不太乐意,“你是在质疑我么?”

  “大师,我真没质疑您的实力!”毕琅连忙解释。

  “我是说,你是在质疑我勤俭节约的意志么?浪费你的东西不是浪费么?我王一指勤俭一生,终究不能坏了规矩,我已物尽其用,不会再多行浪费之事!”

  “大师,我悟了!”毕琅顺手将拘灵神术装进兜里,满脸坚定的冲着王一指点点头。

  从王一指房间离开,毕琅将剩下的房间巡查完,便算是结束了一早的工作。

  离开住院楼,刚走到阳光下,原本跟在自己后面的赵德胜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卤蛋,你去哪了?”毕琅小声的呼唤道。

  “我在你的影子里!”赵德胜懒散的回应了一句。

  “哦,原来你躲在这啊!”毕琅看着自己的影子来了兴趣,想找出在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这人是神经病么?”

  “我看是,正常人谁会盯着自己的影子看呢!”

  “可是他穿着医生的衣服啊!”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我能治得了时间所有的病,却唯独无法治愈自己,生而为人.....”

  “呦,你也是从网抑云调过来的?”

  “幸会幸会,鄙人其实还是音乐人!”

  听着自己背后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毕琅扭头一看,两个穿着病号服的患者正站在一旁对自己指指点点。

  “你们怎么出来的?”毕琅有些匪夷所思,这个时间点根本不是病人的放风时间,何况每层楼还有门禁。

  “纵使披荆斩棘、跨越山海,我也......”

  “喂,是A区的赵阿姨么,你们护区的病人跑出来了!”

  送回两个病人,毕琅回到办公室,林医生已经离开了,这个点大概又被钓友约去钓鱼了。

  整理完记录,毕琅从口袋中掏出拘灵神术,打算研究研究。

  满是油渍的纸张上,被画满了奇怪的符号,符号很简单,和恐怖片里的道士用来除妖灭鬼的符棣完全不一样,看了半天,毕琅索性拿来一张A4纸,仿照着上面的符号临摹了下来。

  “卤蛋,你出来,和你商量个事。”毕琅端着临摹好的A4纸,呼唤着依附在自己影子里的赵德胜。

  他准备做个试验在检验一下自己临摹的拘灵神术是否存在效果。

  这是个大胆的决定,危险系数很高。

  “什么事?”

  “你攻击我一下试试。”

  “攻击你?”赵德胜虽然疑惑,但听到这么无理的要求他还是两眼放光,正准备摩拳擦掌,不过转念一想回过味来,“你不会用我做实验吧?”

  赵德胜很快猜出了毕琅的意图,不过,他不是傻子,毕琅这么要求肯定没安好心。

  虽然他对所谓的拘灵神术同样好奇,但是,以身试险这种亏本买卖他才不干呢!

  见赵德胜摇头,毕琅接着劝慰道:“我就这么一张,万一是一次性的我岂不是血亏,怎么可能用来实验,放心,你不用顾虑大胆打我就行!”

  赵德胜犹豫了片刻,只能发挥两成的拘灵神术是否能发挥有效作用虽然未知,但是万一真的发挥不出来,那打了毕琅,他可就血赚了!

  心想着,赵德胜指了指旁边林医生的办公桌:

  “那好,你把那张拘灵神术放远些,我再打你,另外,关上窗帘。”

  毕琅嘴角扬起一抹欣慰的笑容,起身把拘灵神术放到另外一张桌子,顺手拉上了窗帘。

  拉上窗帘的瞬间,赵德胜的亡魂便出现在毕琅的面前。

  “说好了啊,点到为止,不能偷袭......”

  毕琅正说着规则,只见一记充斥着阴冷之意的拳头极速的袭向他的脸颊。

  很快,

  “啪!”的一声,拳头和毕琅脸颊的交界处,响起了一道清脆的撞击声。

  下一秒,毕琅负在身后的手上捏着的那张A4纸突然急速消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