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撞鬼从心平气和开始 > 第三章认贼作父
 
  一圈绕罢,赵德胜拉着毕琅找了个隐蔽的角落。

  原本开心的笑脸瞬间耷拉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

  “卧槽!你刚刚看见了么,你四楼的王姨也在那!他不是你搬来一个月就死了么!”

  赵德胜用力的拽着毕琅的胳膊,指甲已经被挤压的毫无血色。

  毕琅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赵德胜的手心在不停的冒汗。

  “对了,还有咱们路上碰见的张妈、老赵......妈的,这是来鬼窝了么!”赵德胜哆嗦着身子冲着毕琅念叨个不停。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接着又是一番素质三连。

  看着赵德胜的表现,毕琅宛如雷击。

  你在害怕什么?不会吧,不会吧,真的会有鬼害怕鬼么?

  卤蛋,遇见你我已经很倒霉了,你不要玩我好么?

  看到赵德胜的样子,毕琅突然心血来潮,脸色猛的沉了下去,用泛着寒光的眼神盯着赵德胜,接着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诡笑:“嘿嘿,你才发现啊?晚了!”

  “鬼啊!”

  赵德胜被毕琅一吓,顿时尖叫一声,满脸苍白的瘫坐在地上身子控制不住的打着哆嗦。

  “毕琅!你欠我的房租我不要了,再另外送你两套房,看在咱们之前宛如管鲍之交的份上,你放过我,你的死和我没关系啊!”

  等等!

  管鲍之交用在咱们身上合适么?

  另外,

  就这?

  毕琅鄙夷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赵德胜。

  大哥,你才是鬼好么?

  你能尊重一下自己么?

  鄙夷归鄙夷,但毕琅作为一名精神病医生还是可以确定,赵德胜现在的感情是真实流露。

  他,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鬼了!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赵德胜突然看到空地上原本正搔首弄姿的老少爷们们突然停下了舞步,齐刷刷看向自己。

  “完蛋了!”

  赵德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

  看到赵德胜闭上眼睛,毕琅有些懵逼。

  自己明明什么都还没干,赵德胜一副等死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毕琅琢磨明白,他突然发觉到周围的空气开始阴冷了下来,一股股若有若无的阴气慢慢向着他靠拢。

  毕琅睁着大眼睛扫视四周,即便周围空无一物,他也大概明白出现了什么情况。

  这种阴冷的感觉和赵德胜身上的一模一样,而且比赵德胜身上的还要强烈!

  不会吧.....

  这八成是把那帮大爷大妈们招过来了?

  “你们别害我,王翠翠,生前我待你不薄,好几次市里举办的最美大妈评选活动,都是我费心费力的帮你拉票!”

  “张叔,你儿子生病我也掏了十万块钱,你到死都没还给我!”

  “老李,虽然你生前咱俩是情敌,但是你断腿那次可是我每天忙上忙下的照顾你,好吧,我承认,你才是广场上最靓的崽!”

  ......

  ......

  看着赵德胜嘴皮上下翻飞冲着四周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毕琅明白刚刚的八成可以上升到十成了。

  立在原地看着赵德胜,现在的他丝毫不敢乱动。

  “什么!”

  赵德胜突然看向了毕琅。

  “啊!”

  “啊!”

  “啊!”

  接连三个啊,赵德胜突然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毕琅。

  “我.....真的死了?”

  “额.....嗯!”毕琅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毕琅肯定的回答,赵德胜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抬手摩擦着脑门,仿佛在自我怀疑中。

  看着赵德胜站在原地无法自拔,毕琅连忙干笑一声,对着眼前的空气恭敬的拱了拱手,“那个,各位大爷大妈时候也不早了,老赵我带来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休息了!”

  隐蔽的脚已经机智的开始向后退去,

  这时候再不跑,那可就真完了!

  仅仅退了两三步,毕琅突然停了下来。

  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脚仿佛被灌满了铅一般,无论如何用力都是纹丝不动。

  这就是超自然力量么?

  被支配的感觉果然恐怖!

  毕琅心中忍不住感慨。

  “咳咳!大家想要留我的热情我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只是小弟身体不好熬不了夜,下次一定提前养足精神,陪各位通宵畅舞!”毕琅咳嗽了一声,再次对着空气拱了拱手。

  一阵阴风吹过,毕琅的周围却没有任何反应。

  “想走?晚了!”

  就在此时,原本陷入自我怀疑中的赵德胜突然清醒了过来,通红的眼睛牢牢锁定在毕琅的身上,一步一步慢悠悠的向着毕琅走去。

  看着突然黑化的赵德胜,毕琅原本紧张的心再次缩紧。

  赵德胜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死亡,所以,现在的他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鬼。

  之前没有伤害毕琅是因为他还残存着自己的人念,现在人念没了,哪怕是赵德胜老婆的亲儿子站在这他也不会有任何感情。

  “卤蛋,看在咱们宛如管鲍之交的份上,你放过我吧,除了我偷偷改了我家水电表之外,对不起你的事我是一件没干呐!”

  “嗯?”赵德胜闻言一愣,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淡了许多。

  “你把水电表改了?妈的,我还纳闷呢,你小子每个月怎么可能只用两块钱的水电费!”

  恍然大悟的赵德胜身上的戾气再次爆发,瞬间移动到毕琅的身前。

  “除了这件事之外,你真的没有其他对不起我的事?”

  “没了,真的没了!”毕琅面不改色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赵德胜看着毕琅,没有说话。

  见赵德胜不信,毕琅只能慢悠悠的叹了口气,事情终归是瞒不住了。

  “其实,北城的赵姨不是没空,是我把这事给忘了,去年们咱们和老李老张一块打麻将,我们仨换了一整年的牌,直到老李出老千被人抓住,你女儿赵明明三个月前和我表白了,我没敢告诉你就答应了.....”

  “其实,你是我亲爱的岳父大人呐!”

  “什么!”赵德胜听到毕琅最后一句,当即怒吼一声。

  我就明明一个亲生女儿,你们俩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

  “毕琅,你不要脸,我弄死你!”赵德胜恼羞成怒直接骂道。

  闻言,毕琅直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不舍和可惜。

  眼下这关头,脸不脸的不重要,保命才是第一位。

  “你弄死我吧,不过孩子刚出生就没了爹和外公也是怪可怜的!”

  “孩子?”

  赵德胜本就惨白的脸被气得铁青,他哆嗦着嘴唇,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一句。

  这是被气到极致的状态。

  良久,赵德胜身上的戾气突然消散,仿佛苍老了十岁,他轻轻的拍了拍毕琅的肩膀,语气中充满着无奈,

  “毕琅,你真的和明明有了孩子?”

  “爸爸,我还可以确定孩子他爸一定是我!”毕琅果断的回答。

  人生就像时刻在赌桌上,每一次都只有两个答案,要么赢,要么输,好在毕琅这次赌对了,情急之下的大义认爹有了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