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撞鬼从心平气和开始 > 第一章 这锁还真打不开
 
  “姓名?”

  “毕琅”

  “年龄?”

  “23”

  ......

  ......

  曲水街派出所的审讯室内,毕琅安静的端坐在椅子上,直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自己为何会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里。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坐在对面的两名警官将一张照片递到了毕琅的眼前。

  毕琅凑近一瞧,照片上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圆秃秃的脑袋下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脸。

  “卤蛋?”毕琅惊讶了一声,点了点头。

  照片上的老头是毕琅的房东,自从两年前毕琅来到春江到精神病院任职,房子一直都是租他的,两人住在对门,时间长了关系自然也越来越熟络,有时候毕琅下班的早,还会被卤蛋房东拉着去广场上做他的僚机。

  “他怎么了?”毕琅面露疑色。

  “赵德胜先生傍晚在自家门前的楼道里被人发现死亡!”

  “什么?死了!”毕琅神情骤变,再次惊呼一声,很快,脸色缓过来不由得笑道:“警官,你不要开玩笑,赵德胜怎么可能死了,我回家的时候还和他打招呼呢!”

  听到毕琅的话,两名警官当即脸色一变,直勾勾的盯着毕琅问道:“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就今天晚上十点钟左右吧,我记得我是十点下的班。”毕琅略微一想很是确定的回答。

  “不可能!赵德胜今天下午六点钟就已经死了!”

  两名警官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

  “这......”听到警官十分确定的回答,毕琅的脸色当即变得惨白。

  ......

  ......

  在警局里做完笔录,毕琅就被放了回来。

  他现在知道了自己为何会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警局,因为赵德胜死了,而且就死在了自家门口,所以,作为赵德胜对门邻居的毕琅自然被列入了嫌疑名单。

  “咳!”

  楼道口,毕琅干咳了一声,楼道内的声控灯应声而亮。

  好在楼道的等还是亮着的,没有和毕琅作对,硬着头皮匆匆上楼,毕琅头一次感觉到只有三楼的楼梯会走的这么漫长,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躲进被子里。

  “卤蛋怎么会死了呢?明明我下班的时候还看见他呢”,毕琅一边飞速的爬着楼梯,一边在脑子里捉摸着:“难不成我真的见鬼了?”

  对于自己见鬼这件事,毕琅基本可以确定,因为自己下班的时候和赵德胜打招呼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很快,家门近在咫尺。

  昏黄的灯光照在绿色的铁门上,毕琅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寻常,他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睛朝着对门看去,可还是没忍住。

  和他刚下班的时候不同,赵德胜的房门上已经贴了一张崭新的告示。

  “卤蛋,看在我这么多年帮你在广场当僚机的份上,你可别缠着我,阿弥陀佛!”毕琅一边念叨着,一边手忙脚乱的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开锁。

  “怎么打不开了?”拧了几下,房门却没有丝毫反应,毕琅急得满头大汗,眼下的门锁像是和他作对似的,怎么也打不开。

  刷——

  楼道内的声控灯没来由的突然熄灭,毕琅的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不会吧......”毕琅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咳咳咳咳!”连续的干咳企图让声控灯亮起,可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完蛋了!

  毕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吱嘎——”

  身后响起了刺耳的开门声,声控灯也随之再次亮起。

  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接着响起: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怎么这么大动静!”

  身后的声音很熟悉,熟悉到可以让毕琅听到便为之一颤。

  毕琅僵硬的转过头,果不其然,一张熟悉的卤蛋脸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真的有鬼啊!

  咽了口唾沫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毕琅硬生生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冲着卤蛋脑袋说道:“赵...赵....叔,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睡觉了,我这门锁不知怎么回事,打不开了。”

  “叫我赵叔?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赵德胜有些不太习惯的皱了皱眉,“我帮你看看吧!”说着,赵德胜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毕琅的身边。

  赵德胜站在毕琅身旁的瞬间,毕琅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阴冷之意,让他忍不住头皮发麻。

  摆正心态的毕琅选择了束手就擒。

  物理伤害和法术伤害不是一个级别的,没必要挣扎。

  突然,赵德胜伸出一条胳膊,

  “你起开一点,挡着我碍事!”赵德胜利索的把毕琅推到一边,俯下身子瞅着钥匙孔转动起来。

  被赵德胜推到一边让毕琅有些猝不及防,而赵德胜认真开锁的样子,更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卤蛋,你现在是个鬼啊!

  你为什么在这这么认真的开锁?

  不合逻辑啊!

  站在一旁的毕琅明智的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那等待着赵德胜的下一步动作。

  半晌,

  卤蛋停下手上的动作站起身子,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有些郁闷的嘀咕道:“诶,奇怪了,怎么回事,还真打不开!”

  接着看向毕琅道:

  “这锁八成是坏了,今天晚上是打不开了,现在这个点修锁的也都睡觉了,要不你到我那里将就一宿?”

  将就一宿?

  听到赵德胜的“贴心”邀请,毕琅觉得有些过于过分。

  心说,您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么?

  让别人和您将就这么无理的要求好意思开口?

  对不起,谁也不能逼我将就!

  毕琅连忙摆了摆手:“赵....赵叔,去您那多不方便,这样吧,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给我客气什么,走吧,我的床又大又舒服!”赵德胜一把拉过毕琅。

  没有温度的手透过毕琅的皮肤,毕琅下意识的一哆嗦,连忙从赵德胜手上挣开。

  透过虚掩的房门,毕琅瞥到赵德胜的家中并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仿佛里面隐藏着什么东西,异常诡异。

  毕琅权衡利弊之下,认为强行拒绝赵德胜的好意说不定会激怒他,倒不如进去和老赵套套近乎,说不定还能保住小命。

  进门之后,毕琅想要顺手把灯打开,却被赵德胜拦住了。

  “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灯就难受,你摸黑将就一下吧,要不要先洗个澡,我带你去卫生间。”

  “不要!”

  毕琅果断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赵叔,我在沙发上睡一宿就行,天不早了,您赶紧回屋歇息吧。”

  “没事,我的床又大又舒服,咱们一块睡也能聊聊天,对了,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事,你给我办了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