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守活寡使我快乐 > 第114章 番外完
 
妖树被温蓉蓉埋在了妖奴山庄黄灵矿上, 整整几年都没有动静,突然间抽枝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是一夜之间的事儿。

妖奴们都非常的稀奇, 他们对妖树天生就有好感,围着他转来转去, 还把温蓉蓉找了过去。

当时云无常说, 妖树结出业果之后,就会重返人间, 温蓉蓉爬上爬下找了好几圈,最后只找到了一个手指甲那么大的果子, 在树尖尖上。

她千叮咛万嘱咐,所有人都不要碰到那个果子,温蓉蓉始终记着在木幻阵的时候,妖树阿爸为了送他们过阵,耗费掉了自己所有的木灵之力,还让南荣慎重新站了起来。

因此温蓉蓉专门派了两个妖奴看着这个果子,每天跟她报告果子的长势,还把她的妖奴们,在山崩地裂中给她储存的一些仅存的灵脉水, 全都浇灌在了妖树的根部。

不过温蓉蓉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云无常所说的妖树重返人间,是用这种方式返回来的——业果好容易在精心的照料之下长大了, 然后某一天呱呱坠地, 变成了一个孩子……

温蓉蓉张嘴要叫阿爸,但是她阿巴阿巴了两声,最后还是没叫出来。

孩子看上去并没有妖树的记忆,长得飞快, 一天一个样,温蓉蓉刚给他弄了襁褓和摇摇小推车,南荣慎还专门给他弄了好多小被子,鬼知道南荣慎为什么会弄那个东西。

但是他第二天就能满地乱爬。

第三天跌跌撞撞地走路。

第四天就能咿咿呀呀地要东西。

这涨势过于快了,弄得温蓉蓉每一天都很惊慌,而最惊慌的事情并不是阿爸是个孩子并且长得太快,而是阿爸和她二哥的孩子们打架……

业果变成的小孩儿,大概长到五岁左右的样子,就停滞不动了。温蓉蓉仔细观察了好久,发现他应该是恢复了正常人类的涨势。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糟心的生活开始了,她每一天都在看着她的阿爸,去温正玉的院子里头,和他那一院子的竹笋打架。

由于先天血脉的压制,那些小竹子一哄而上也打不过妖树,每天哭爹喊娘,整个山庄之中沸反盈天,鸡飞狗跳。

连妖奴山庄也没有能够幸免,因为生机的彻底断绝,最开始的两年妖奴们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几年妖奴们的妖力开始渐渐溃散,有一些修为低微的小妖,已经出现半兽化。

银灵树妖前两年也生了几个崽子,现在前院后院,没有一寸乐土,温蓉蓉每一天打开门,满院子都是上蹿下跳的小崽子。

这可把柯灵雁给乐坏了,也不跟姐妹们出去了,整日待在家里和小孩子玩耍,跟温正玉两个人,把竹叶生的一百多号小笋子,全部都给编了号。

一个个的长得粉雕玉琢,柯灵雁说和温正玉小时候一模一样,别提多喜欢了。

但是一院子和温正玉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孩子,温蓉蓉有的时候会有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孩子太多,受益最大的是温泽阳。

本来他是老大,长子嘛,总要肩负着传宗接代的责任。可温正玉一下子弄出了一百多号小竹笋,他肩上的担子顿时没了。

温泽阳闲不住,他这两年都没有在家了,而是去海潮国,做了南荣元奚手下的一名大将。

南荣元奚那里有仗打,温泽阳是以杀止欲这件事,温蓉蓉和温正玉都知道了,但是他们都没有选择告诉柯灵雁。

反正纵使魔兽没了,但有人就有争斗,温泽阳和南荣元奚一起开疆拓土建立新盛世,温蓉蓉觉得挺好的。

南荣慎居然也乐在其中,他现在是图东都城军队的主教官,训练士兵的时间很宽松,他每天只去半天,剩下的时间就回来跟小孩子们一起玩,做各种各样的玩具给他们。

温蓉蓉能够看出他非常喜欢小孩子,但是两个人真的非常努力了。除了癸水的时间,几乎就不怎么闲着,温蓉蓉都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要折寿,但是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其实是不想要小孩子的,怕生孩子的时候太过危险,这还是因为那个异世之魂的原因,温蓉蓉才知道生孩子那么危险。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那就是玩命。

温蓉蓉旁敲侧击过几次,南荣慎从来不会表达出很强烈的渴望,只是说尊重温蓉蓉的意愿。

温蓉蓉有一段时间是真的动摇了,其实她能够猜想到自己为什么,只要去找了云无常,说不定就能够解决,她应该还是魂魄的问题。

不过今天南荣慎跟一整院的孩子玩耍了一天之后,晚上将温蓉蓉抱在腿上,边亲吻她的眉心,扶着她的后背慢慢动作,边贴着她的耳边说:“我不想要宝宝。”。

温蓉蓉正沉迷着,闻言睁开眼,因为灵力给她带来的热源,她泛红的双眼和鼻尖看上去像一头小鹿。

“为什么?”她将头枕在南荣慎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哼哼唧唧地问:“你不是很喜欢孩子吗……”。

南荣慎抱紧了温蓉蓉,身子向后倒,带着温蓉蓉一起滚到床里,帐幔随之落下,南荣慎和温蓉蓉的长发一起散落在床上,纠缠着,难以分辨出你我。

“我觉得我们这样就够了。”南荣慎说:“我们这样就最好,我们不要孩子好不好?”

他不想说出太过自私的话,但他真的不想让孩子来分散他和温蓉蓉之间的感情,还有相处时间。

南荣慎觉得一生的时间太短了,他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癫狂的想要寻求一个长生,为什么那么多先辈们都执着地修炼。

因为人一旦有了自己珍重的东西,时间就会变得很快,他和温蓉蓉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快得像是一眨眼。

南荣慎还没有苍老,便已经快要不满足一生一世。

他盘算着,甚至跟云无常提过,等他和温蓉蓉过完了一生,到了黄泉,他们也像红烟一样做一个对鬼官,长长久久地相伴下去。

温蓉蓉听了南荣慎的说法,轻笑了一声:“你是这两天被我二哥的孩子给烦到了吗?”

南荣慎违心地嗯了一声。

但其实他是因为看到了温正玉和竹叶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私自相处的空间,这才会害怕。

“就只有我们两个也很好,”南荣慎抱着浑身是汗的温蓉蓉,给她最恰到好处的力度。

温蓉蓉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灵脉之中,每一个毛孔都舒张着,叫嚣着痛快。

她紧紧抱住南荣慎的脖子,像一个昏君,对于她的宠妃予取予求。

“你说怎样便怎样,”温蓉蓉说:“你不喜欢,我们就不要,我也是,只有你就够了。”

两个人沉醉在拥有彼此的感觉当中,像两条惬意地游弋在湖水中的鱼,相依相伴,相互嬉戏。

而不同于他们之间只有彼此,温正玉和竹叶确确实实有些过于吵闹。

小笋子化成了人之后,只有在子时午夜之后,才会钻回到土里去吸收养分和灵力,白天整整一天都会吵吵闹闹。

一个小孩能将一家折腾得不得安生,一百多个小孩,把整个山庄都折腾得不得安生。

竹叶倒还好一些,她对她的孩子们非常的放任,只要不死了就行,冷了饿了热了的,竹叶从来都不管,让他们自己去找地方。

但是温正玉是不一样的,温正玉对每一个小宝宝都非常的上心,他给他们取名字实在是取不过来,就只好用数字代替。

每天除了上朝,一回到家就是跟着他们的屁股后面查数,要是有哪一个找不到了,他就非要找到不可。

否则他就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坐立难安,直到找到那个孩子为止。

而且他跟竹叶之间经常会起一些争执,争执的原因就是因为竹叶根本不记得他编的那些号。

当然两个人并不会真的吵起来,竹叶是根本不会和温正玉吵架的,她对温正玉的容忍程度,仅次于她对自己。

所以通常情况都是温正玉追在她的屁股后面,唠叨着她。作为一个娘亲,实在对孩子太不上心了,根本就分不出哪个是哪个。

经常叫她去喂饭,她就像喂猪一样,有的孩子撑着了,有的孩子还饿着。

当然温正玉雇用了很多的老嬷嬷带孩子,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礼教非常严谨的。

只可惜温正玉总是忘了,他的孩子们根本就不是人,他们磕着碰着,冷了饿了,根本就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成长。

因此竹叶每一次被骂都非常的委屈,委屈的去找温蓉蓉,想让温蓉蓉帮着调解调解。可是温蓉蓉自己美得很,她和南荣慎从来不吵架,她还挺愿意看别人吵架的。

尤其是看着温正玉那么端方如玉的一个人,被竹叶给气到跺脚,就还挺好玩儿的。

于是温蓉蓉总是不给竹叶出什么好主意,每次竹叶按照温蓉蓉说的做了,比如在温正玉发火的时候冲上去亲他,就会得到……温正玉崩溃的气恼,最长的一次是一连三天都没有搭理她。

今天竹叶准备做一个好夫人,温正玉快下朝了。竹叶亲自下厨,给温正玉炒菜哄他,因为昨天晚上有一个小竹笋不肯睡觉,被竹叶从窗户扔出去的时候被温州玉发现了。

竹叶求欢不成,被温正玉从屋子里给赶出去了,然后她就只好和她的孩子们一块儿,在院子里头扎了一宿。

今天她准备把人哄好了,晚上好做一些舒舒服服的事情。

但是温正玉下朝回来之后,就开始查他的孩子们,一查就查了半个多时辰,到最后还少了一个……

温正玉慌慌张张地跑进屋子里面,抓着竹叶的肩膀问:“十六呢?十六怎么不见了?!”

“今天妖树是不是又过来了?三七和二八脸上都受了伤,一看就是指甲抓的,我等会儿就去找我妹妹,让她把妖树看住了!”

他气势汹汹的样子,真的特别的迷人,把竹叶迷得五迷三道,她越来越喜欢二公子了。

尤其是这样有了人间烟火气的二公子。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十六在哪儿……严格来说,竹叶根本就不知道十六是哪一个笋子。

她看他们长得都一样,竹笋才化成人,现在连男女都没有区分呢……

竹叶喜欢温正玉这么紧张他们的孩子,这代表温正玉重视他们,但有的时候温正玉有一些敏感过头。

妖的孩子哪那么容易就没了,竹叶不止一次跟温正玉说过,这些已经成了人形的小竹笋,就算切了胳膊腿吃了,只要剩下一块埋进土里,没几天还是会长成一个孩子。

可是每一次竹叶这么说的时候,温正玉就会生闷气,他一闷闷地不理人了,垂着眼睛看也不看竹叶,竹叶就妥协了。她自己也会吃竹笋,但她已经好几年没有打过这些小竹笋们的主意了。

妖和人的观念始终是不一样的,竹叶被温正玉晃着肩膀,表情故作着急,但是眼神非常的镇定。

“啊,十六不见了吗?十六啊……”竹叶努力地在回想,到底十六是哪个十六。

“我没有见到,”竹叶回头指着锅里面炒了一半的菜:“我在给你做吃的,嬷嬷他们都去找了吗?他们不会跑远的,你不用担心……”

温正玉顺着竹叶的手臂,看向了锅里,然后瞳孔骤缩,表情露出了惊恐。

他松开竹叶猛地后退一步,瞠目欲裂地看着竹叶,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锅里:“你把……你把十六怎么了?!”

竹叶连忙抬起手来乱挥:“你别误会,别误会,这不是,这只是普通的小竹笋,是我命人进山里挖的,绝对没有开灵智!”

“我不吃竹笋。”温正玉文言总算是稍微放下点心,但又没有完全放下。

他严肃道:“我跟你说过了。我不吃竹笋。”

“可是二公子从前不是很喜欢吃吗?”竹叶满脸疑惑:“你每天晚上,都说我很好吃,我以为你喜欢吃……”

温正玉面色红红白白,他是真的被竹叶给打败,床上的好吃和这个好吃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啊!

他无奈地转头又要去找孩子,发现十六从他屋子里的床底爬出来了。

小脸脏兮兮的,伸着一双奶白奶白的小手,对着张开了怀抱的温正玉跑了过来,然后越过了他,直接抱到了竹叶的大腿上。

“娘亲……”他嘴里边软软地叫着,头依恋的蹭着竹叶。

竹叶低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温正玉,忍着把这个脏兮兮的小东西踢开的欲望,她这身裙子是二公子亲自给她选的呢!

竹叶看到温正玉受伤的神色,低头一把抱起了十六,向前两步塞在了温正玉的怀里。

温正玉表情这才一松,抱紧了孩子,也不顾他脸上的脏,贴着他的小脸蹭了蹭。

稀罕了一会儿,掏出了手帕把他的脸给擦了,今天查数的任务完成,温正玉这才放松下来,恢复了他翩翩如玉二公子的模样。

他走到竹叶的身边,抬手给竹叶别了一下头发,对她说:“你别以为我只在乎他们,不在乎你。”

温正玉真心实意地说:“他们都是你生的,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宝贝。”

“但是我心里最大的宝贝,是你。”温正玉平时不太多说这种话,但是他今天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

他知道妖和人的观念是不一样的,但因为这些小竹笋都是竹叶生的,所以温正玉格外的珍重和喜欢。

它们的存在就像见证他们的感情,繁茂而昌盛。

温正玉会气恼竹叶,是怕她实在心太宽,对这些感情见证,包括对他都不上心了。

竹叶哪有那么多的心眼,她被温正玉两句甜言蜜语,给哄得面红耳赤。

她想解释那些小竹笋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只是她的精气结合温正玉的精气所化。

连十月怀胎的过程都没有,几天就已经完成。

不过竹叶现在也学聪明一点了,并没有煞风景的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而是凑近了温正玉,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温正玉的嘴唇。

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不吃竹笋的话,我可以吃吗?”

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温正玉无奈笑了起来。

不过竹叶吃竹笋的时候,温正玉并没有看这样同族相残的残忍画面,他去找温蓉蓉了。

温蓉蓉就想不通 ,她二哥为什么就这么较真,孩子们天天打架,妖树现在就是个孩子,他竟然还亲自跑来找她分说。

“二哥,妖树毕竟是长辈,我总不能打他屁股吧?”温蓉蓉扶着额头,一个劲儿地朝着不远处和妖树站在一起的南荣慎看去,投去求助的眼神。

南荣慎和妖树两个满眼呆滞,他们都怕温正玉。南荣慎是因为讲理,讲不过。妖树是因为……温正玉真的打过他的屁股。

“你不能打我来打,小孩子不能不管教!”温正玉说着,边撸袖子,边朝着妖树去。

妖树吓得朝着南荣慎的身后直躲,头上莫名其妙发出了光。

温蓉蓉连忙喊道:“二哥,二哥算了吧,你那么多孩子,我就这一个阿爸,你看他吓得,脑袋都发光了……”

温正玉不肯善罢甘休,绕过了南荣慎要动手,他当然也只是吓唬,毕竟自己的孩子被挠了满脸花,谁的孩子谁心疼。

然而他还没等碰到妖树,突然就被一阵幽绿色的光芒刺了下眼睛。

庭院之内突然间光芒大盛,熟悉的木灵之力自身后传来,南荣慎惊讶地转过了头。

光芒散去,地上的小孩已经不见踪影,一个身着绿色长衫,眉目儒雅的男子站在原地。

他带着笑意,看向了温蓉蓉,瞬间就将她拉回了当初在五行诛邪阵的木幻阵那个时候。

温蓉蓉亲眼看着他满头华发变为白发,看着他彻底变为一截枯木,当时他对于妖树,还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可现在不同,温蓉蓉张了张嘴,颤巍巍地开口:“你……”你到底是阿爸还是阿巴。

男子缓步朝着温蓉蓉走过去,抬手摸了摸她的长发,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

妖树抬头看向了天际,闭眼感受了一下周遭,虽然这里没有任何的茂盛生机,但整个天下都是一片平和。

妖树感叹道:“这个世界真好。”

温蓉蓉确认了他是阿爸,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

她欠他一声谢谢。

但她并没有说,而是开口道:“对呀,这个世界真好!”

温正玉打人的手缩了回去,南荣慎忍笑,因为妖树强大的木灵之力爆出,妖奴被招过来了不少。

更多的是一群小崽子,全都跌跌撞撞地跑向了妖树,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他,欢欣鼓舞,从他身上蹭妖气。

那样子看上去他才是小竹笋们的亲爹。

温正玉撸起的袖子又放了下去,这个世界确实挺好的,又多了一个看孩子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一个完结好评,完结评分后,别忘了留两分评论,有抽奖!抽五个人每人送1000晋江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