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两世轮回渡 > 41.昊天与乾焯
 
道清天显出异象,昊天推掉公务,退下跟随的侍使,一个人马不停蹄来到众神之墓。

最外一层的结界已经被破,昊天却并不意外,他来到一处隐蔽的水晶棺柩前,灵位已然被人动过,打翻在地。

昊天捡起地上的灵位,双手擦拭着上面的灰尘,眼神中流露出惆怅。

背后的身影突然出现,走路连脚步声都没有。昊天看见身侧的影子,面部的表情像似早就料到了一般,他放下灵位,转身叹息:“兄长,好久不见了。”

乾焯右手一挥,身上披着的黑色宽大袍子落地。

他一袭深灰色的袍子,硬朗的容颜,腰间挂着一枚白玉佩,上面拴着一根红线。

“昊天,看来你过得不错。”乾焯冷眼看过来,语气淡薄疏远:“将我的灵位供奉了千年,没想到我还活着,是不是很意外呢。”

昊天向前走了几步,“兄长,你知道这并非我本意,倘若当时你还在……”

乾焯打断他的话,不客气道:“少套近乎,如今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休谈荒谬之论。”

昊天似乎有些激动,他伸手想抓住乾焯的衣衫,却抓了个空,他急切道:“这帝位从不是我想要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放下,你若想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我想要?我想要嫦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乾焯一甩衣袖,面色冷漠。

“什么?”

“当年潜入广寒宫的黑衣人就是我,伤了月兔的人也是我。”乾焯平视着昊天,眼里是满满的嘲讽。

听了这话,昊天一个步子没站稳,向后退了几步,扶住一旁的灵柩,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你知不知道……你害得她含恨跳下太池临渊……”

乾焯却怒道:“害她死的人是你!你懦弱至极,爱又不敢明目张胆,容得微虚那个贱妇凌辱她,你若大胆些还有我什么事!”乾焯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似乎不满意昊天的反应,他又讥笑着说:“你贵为天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却连一个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得,你有什么资格爱她!”

昊天愣住了,关于自己爱慕嫦娥一事,已经很多年不曾有人在他面前提及,如今被兄长用如此不堪的语言道出,倒好像那情那人还在身旁。

原来多年过去,心中从未真正放下。

“昊天,你生性优柔寡断,政不能无后患,情不得由自已,你根本不配。”乾焯走过来,他比昊天高出半个头,更像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眼里除了嘲讽还有恨意。

兄长的话一句一句扎进昊天的心里,像一把刀子,将他的心翻来覆去剐了个遍,昊天的面色铁青,嘴里不停说着:“不是的,不是的……”

“嫦娥复活之事,无需你插手,你最好不要再碰她!”乾焯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他。

良久,昊天眼中已无神光,他木讷道:“兄长做主就好,我欠兄长的,兄长只管讨回去就是。”

乾焯看着昊天一副颓废的模样,倏地抬起拳头就要砸过来,就在距离昊天毫米远处,又忽然停下来,愤恨盯着他,恶狠狠道:“你这副样子,父帝若还活着,非得被你气死。”

昊天没再说话,乾焯拿起自己的灵位,又背过双手,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众神之墓恢复一片寂静,周围的每一个灵柩安静地陈列着属于主人生前的象征,就好像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诸神在此,正义之气浩然并存,邪气不敢入侵,因着诸位上古之神的灵气,镇得住这九霄云天,护得万年来的太平天下,其实昊天根本没有什么功劳,他这个天帝啊,终归是空有其名。

他停留在原地,双眼无神。

这帝位就好像一个摆设,明着昊天威震四方,实则微虚独揽大权,飞禽族势力庞大,又有靠山西王母。而四神虽辅佐历代天帝,却不得偏靠任何势力,就像一个天枰一样,是整个天界的舵。

昊天迈起沉重的步伐,兄长说得没错,自己就是懦夫,连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得。

可是既然如此,为何当初自己被选为太子时,因着太子的压力彻夜难眠时,斗胆向先天帝恳辞太子之位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

身上千万斤重的担子,更与何人说?

嫦娥之死,微虚的火上浇油,他怎能不知?

所以昊天做的最正确之事,便是找回了嫦娥之女,让她在九重天名正言顺,有一席安家之地,这难道不是在慰藉自己内心的谴责吗?

漫漫长夜,白衣飘飘的身影时常入梦,那永远都昊天心中的一抹窗前明月光。

……

听闻白华伤势已经恢复,卿月便第一时间前去青龙府探望。

带了膳房刚出锅的萝卜稀粥,又配了一些点心干果,都是白华爱吃的。她受伤遭了不少罪,拿些好的给她解解馋,不然定是口水直流三千尺。

这几日白华都与水神腻在一起灵修,这会儿应该也是如胶似漆,所以来之前卿月特意托重黎请走水神,才有难得的与白华两人相处的时光,毕竟有些事要单独问她。

穿过殿堂,来到水神的寝宫,一股淡淡的依米花香飘过来,闻着甚是清爽。白华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动静见是卿月来了,又连忙坐起来。

她好像有些羞涩,脸上还有些未退的红晕。

卿月弯起嘴角笑了笑,把点心与干果放到桌面上,将温粥递过去,说:“我特意为你带了萝卜粥,趁热快喝吧。”看来,她的心情还是很愉悦,这下卿月便放心了,想必水神也是花了不少时间哄她,但好在是两情相悦。

白华扭扭捏捏接过粥,低头小口喝起来。

“感觉身子怎么样?可恢复了?”卿月看着她的样子,果然是陷入爱河,人都变得娇羞起来,没了之前的大大咧咧,别说还真有一番美人风韵。

“嗯,已经好多了……”放下粥,白华看了看卿月,欲言又止,接着望了望四周。

卿月立刻明白她的意思,道:“我一个人来的,放心吧。”

白华点了点头,抓住卿月的手,眼神坚定又愤恨道:“卿月,打伤我和欺负嫦娥的人是同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