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山河终 > 第八十二章 泪水波微
 
  “龙决哥哥,我今天过的好开心啊!”两人逛了好长时间,已经进入了午夜时分,而顾怜儿就拉着龙决来到了碧游湖的边缘。

  月黑风高夜,人迹罕至时,这地方可有点不妙啊。龙决心里暗暗嘀咕道。

  顾怜儿见龙决好像没什么反应,便伸手戳了戳龙决,龙诀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了刚刚顾怜儿对他说的话。

  他转过头来,也只是点了点头。

  但是这时的顾怜儿却一直都抬着头,看着龙决的眼睛,即便两人认识了这么久,这也是龙决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着顾怜儿,她的眼睛很灵动,好像一只鹿一样,两只眼睛闪动着,就好像碧游湖上的波纹一般。

  那一刻,龙决的脑海当中,竟然停止了思考,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渐渐的,他感觉顾怜儿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了,而他的脑海当中也慢慢变得空白了。

  正在两人的脸即将重合的时候,总觉得脑海当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刺痛的感觉,他莫名的想到了一个人,哦不一个妖,一只狐狸,那只狐狸浑身雪白,而后面却长着两只尾巴,两只尾巴的妖狐,区区两百年修为。

  那只狐狸也就是这么看着他,但是在龙决的眼中,这只狐狸却好像和另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人的样子重合了。

  龙决顿时惊醒了过来,望着眼前的顾怜儿,竟然忍不住地退后了两步。

  就连顾怜儿也吃惊的看着他,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怎么了?龙决哥哥。”

  “我们太早了。”龙决抬起衣袖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看到那样的景象,但是他知道,刚刚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他的心里会有一道坎,再也过不去。

  “为什么?”此时的顾怜儿已经瞪大了眼睛,明明一切都已经快发生了呀,明明都很顺利的才对。

  “我辈修行之人,岂能被这些凡尘俗世所扰。”龙决连忙随口编了一个理由,掩饰了自己的尴尬,他有太多的疑问了,这些如果他不弄懂的话,恐怕他这一生都会陷入到此次的心魔之中。

  “就是为了修行吗?就是为了那所谓的大道?”顾怜儿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是个女孩子,从见到龙决的第一刻开始,她就觉得这才是她心目中的盖世英雄,美女尚且爱英雄,何况是她,可是这是为什么?明明刚刚都已经……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此时的龙决已经没办法去理会顾怜儿的状态了,此时的他心实在是痛的厉害了,见自己已经离开了顾怜儿的视线,便连忙提气,朝着自己的草庐飞去,而在半道上,竟然就因为身体不支掉了下去,连忙照着功法运行了好几遍,才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龙决仔细的反省了自身,发现自己刚刚所为,其实不光是因为脑海当中突然所浮现的那些影像,而且还是因为自己所修行的功法,本就不全,心法更是如此,若是长久下来这样的话,心防必然失守,那么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心境不稳这么简单了。

  就刚刚这一段时间,自己就差点心境倒退,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自己日后必然变成疯魔一般。

  看来外出历练,寻找功法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来了,即便世界再大,既然这是他曾经选择的路,那么也要拼着命走完。

  ……

  碧游湖有一女子站立在那月光之下,月光倒映在她的脸上,两行清泪就这样顺着眼眶流出,月光粼粼,照映着她的脸,可是此时的他却全无血色。

  顾怜儿一直对她的长相十分的自信,她一直觉得,就算是自己论功力,比不过内门的那几位师姐,但是比之旁人长相上,至少也会胜那三分,可是为什么那个木头就是不动心呢?

  “难道就只是因为你为了追求大道吗?”此事顾怜儿全然不知,一个罪恶的念头在她的心中,已经萌了芽,而等待着的就是那个亲手为它浇下水来的人。

  ……

  在魔界的尽头,有一座深邃的宫殿,那里曾经是历代魔君所居住的地方,而如今,那里居住着的只有一个女人,长发披肩,明明是素雅的白衣,却让她穿出了雍容华贵的感觉,双目含情眼中似有无限的柔波。

  自她来到这魔界之后,已经过去了上半年,而这百年之间也发生了诸多的事,为了他,她才一直守到现在,若非有那位老人一直帮忙撑着场面,恐怕她这个魔界之主的身份也做不了太久。

  恍惚间,女子突然想起了百年前,在那个人离开之后,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来过这里。

  “你不是他!你们的感觉不同。”女子看着眼前的男人,厉声说道。

  男人听了她的话,也微微错愕,明明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啊。

  而这时候,男人顺着女子的身体打量了一番,他的眼神忽然好像被什么吸引住了一样,只是呆呆的望着他。

  女子背这眼神盯得发毛,可是她也无可奈何,这个男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他在的话,或许两个人还可以比拼一下吧!

  “我来这里只为取一样东西,也没有拦着我的理由。”男人开口了,声音很平淡,但是这话却让人不得拒绝。

  而女人看了一眼男人,又看了男人身后已经倒下的几人,于是也只能点了点头。侧过身来是一男人可以进去。

  而男人便信步朝那座宫殿走去,只是在路过女人的时候问了一句话“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没有等到女人回答,男人便走进了宫殿之中。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难道自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吗?竟然还要问我?

  而那男子在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块冰块,只不过这冰块却出奇的寒冷,女人看了一眼宫殿,她知道那样东西还在那里,那么其他都无所谓了,不管男人拿走了什么,其实都无所谓了。

  她只需要保管好那样东西,等到那个男人回来的时候再重新交给他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