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穿到民国当法医 > 第87章 第 87 章
 
第八十七章

白向墨惊讶极了, “没了?怎么就没了?”

赵晓宁经常跟白喜儿一起玩,有时候会带着自己的弟弟赵晓明。

白向墨也见过那个孩子,长得跟姐姐很像, 非常漂亮的小男孩。

不过八-九岁的孩子,特别喜欢干净,不像同龄男孩一样跟只泥猴似的到处乱滚乱蹭。

他喜欢干净, 整个人白白净净的, 听话乖巧跟着姐姐不吵不闹的, 看着特别讨人喜欢。

虽然没有一些孩子那么壮实,却气色红润,能跑能跳的, 一看身体就很健康的。

这没多久,人竟然就这样没了。

“可不是吗, 喜儿今天过去,就看到家里挂丧幡, 现在还等他父亲赶回来呢。”

林宛如深深叹气,眼眶也红了。

她也是见过那孩子的,他们还一起去看过电影。

赵晓宁和赵晓明两姐弟是唯一过来做客的,他们家住在殡仪馆,他们自己虽然并不介意, 可大多数人都是难以接受的。

因此白喜儿很少提起自己家住在哪里, 倒不是以此为耻,只是不希望让人侧目, 或是带来过多没有意义的关注。

白喜儿跟赵晓宁关系好, 赵晓宁虽然有些害怕,却也还是来了。

来了之后就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尤其白喜儿住的地方还那么好, 只有羡慕的份。

赵晓明也跟着姐姐来过一次,只要老实待在家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白喜儿也是把赵晓明当作弟弟看的,没想到人就这么没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不知道生了什么病,竟然这么要命。”

白向墨也很是惋惜,现在的医疗不发达,很多病都查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是啊,明明之前好好的。不知道这几个月是怎么回事,他经常生病,整个人都蔫蔫的。我不久前见过他一次,好似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话都不怎么说了。”

“娘,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他们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得有人操持才行。”

虽然家里有佣人,可赵晓宁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没有个立得住的成人主持,只怕一团乱。

林宛如在这方面是专家,她现在不仅熟悉中式葬礼,对西式葬礼也门儿清,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就跟刘经理请假了。”

“那您早点休息,恐怕明天有得忙了。”

被人家操办葬礼和在殡仪馆不同,这里有成熟的团队,什么东西都有,做起事来会顺畅很多。

赵晓明是个孩子,突然离去肯定连棺材都没有准备好,需要操持的东西和事情特别多,还没有助手帮忙。

“你还没吃过晚饭吧?我先去给你热一热。”

“娘,您就不用操心了,我要是饿了自己能动手,而且这里不是还有胜男吗。”

林宛如这才应下去休息了,明天必须要赶早过去。

白向墨热了饭菜,让玉胜男出来吃饭,并询问喜儿的情况。

“她没事,只是一时无法接受。”玉胜男叹道。

白向墨点了点头,这种事确实冲击很大,身边的人就这样没了。

“老师,我觉得赵晓明的死有点蹊跷。”

白向墨抬头,“你打听到什么?”

“倒也没有,只是喜儿说那孩子这段时间一直身体不太好,而且一惊一乍的,好像特别怕人。整个人性子都变了,他姐姐问他他却什么都不愿意说,还跟姐姐生分了。”

白向墨放下筷子,变得严肃起来,“还有这样的事。”

“他姐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孩子怎么都不肯说。那段时间他的学习成绩很差,他姐姐就以为他是学习压力太大导致的,还安慰他努力就好。不过这并没有用,病情加深,现在还一命呜呼了。 ”

白向墨记得赵晓明的成绩很不错,是个非常聪明机智的孩子。

他当时来这里玩的时候,白向墨也在家,他还很好奇地询问了他好多关于命案的问题。

白向墨当时并没有糊弄,认真地回答了并教他一些基础知识点,他很快就弄明白了,下次见到的时候都还记得。

赵晓明还说自己想要去学医,可以给人治病,也可以转行去学法医。

他现在才刚刚二年级,那些知识都比较简单,他突然成绩下滑这么厉害,实属不太正常。

“他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白向墨想到一种可能。

玉胜男摇了摇头:“不太清楚,我们没有聊到这。”

白喜儿现在情绪不稳,她也不好问得太过详细。

白向墨觉得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这么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说没就没了,他直觉其中有猫腻。

两人吃完的时候,齐铭回到了家。

白向墨打发玉胜男去陪白喜儿,自己负责收碗。

玉胜男看了看齐铭,明显感受到这个男人一走进来,眼里只看到了白向墨。

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极为明显,想装瞎都不行。

她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就进了屋。

“我来收。”

齐铭大步跨到白向墨身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积极主动地干起了活。

这种事齐铭以前就经常做,可白向墨总觉得哪里不同。

白向墨并没有拒绝,他从前就特别讨厌做家务,不过也不是那种甩手掌柜,也会在一边帮忙。

“你刚才跟你的学生在说什么?表情那么严肃。”

白向墨将赵晓明死了的事说了,齐铭也很是诧异,他也认识那对姐弟的。

“这里头肯定有问题,那孩子是不是在学校被欺负了,他这样长得漂亮干净的,很容易被一群淘孩子欺负。”

“我也是这么想的,明天我先过去看看。”

这一切只不过是猜测,还得去瞧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兴许真的是突发疾病也不一定。

晚上,刚刚食髓知味的两人又闹了一会,不过节制了许多。

第二天一大早,白向墨、林宛如跟着白喜儿一同前往赵家。

赵晓宁家境不错,在弄堂里有一座带着大院子的小楼,大门口挂着白幡,屋子里有不少人。

还未靠近,就听到屋子里有吵闹的声音。

“怎么回事?”白喜儿连忙加快步伐冲进屋子。

林宛如是小脚走不快,白向墨陪着她并不急着往里赶。

可那动静越来越大,还有人咒骂的声音,让林宛如心中很是着急。

“石头,你先别管我,赶紧进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白向墨应下,小跑进入赵晓宁家。

一进去就看到一堆人站在灵堂上,有四个中年男女正指着赵晓宁的鼻子骂。

骂的话十分难听,什么脏的臭的都说了,完全不考虑对方只是个孩子。

尤其是冲在前面的一个女人,唾沫横飞,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赵晓宁骂得尤为的难听。

白向墨很快就听明白了怎么回事,这几位是赵晓宁的叔婶,都在骂赵晓宁害死了自己的弟弟,生怕弟弟继承了家产。

赵晓宁穿着孝衣一脸呆滞地跪在地上,为自己的亲弟弟烧纸钱。

对于外界的咒骂声充耳不闻,好似不关自己的事一样。

白喜儿听着却是很生气,怒道:“你们胡说八道什么!晓明走了晓宁那么难过,你们还要说这样的话,你们还是不是人!”

“你个小丫头是哪里蹦出来的!我们教训我们家的人,关你屁事!”另一个年纪较轻的大婶道。

“你给我滚开,老娘今天非要亲手教训这个死丫头不可,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害死,这样恶毒的人绝对不能留!”

骂得最凶的女人将白喜儿一把推开,扬起手就要往赵晓宁脸上扇。

白向墨连忙冲过去抓住了她的手,并用力将她推到另外仨人身上,四个人踉跄了几步,差点就给摔了。

“你是哪里来的小瘪三!竟然敢动手,我非弄死你不可!”

骂最凶的女人直接蹦了起来,想要对白向墨动手,却被自己男人给拦下了。

那男的从白向墨的衣着看出,他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一身那么富贵,要是招惹了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白向墨身上穿的都是齐铭给他置办的,极为昂贵,衬托得人更为气宇轩昂,不懂行的人也看得出很贵。

“你干什么,赶紧放开我,我非要给他个教训不可!竟然敢推我王金花,不要命了!”

赵富贵瞪了自己婆娘一眼,用眼神示意白向墨的穿着。

王金花这才恢复了一点理智,低声咒骂了几句却不再动手。

白向墨冷冷地扫了几人一眼,“你们是来吊丧的,还是来闹事的?”

“你是谁,管你什么事,我们教训我们自己的晚辈,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敢说什么。”王金花梗着脖子道。

赵富贵谄媚得多,恭恭敬敬问道:“敢问先生是哪一位?”

“我和赵晓明是忘年交。”白向墨简单道,“你们凭什么说赵晓宁杀害了自己的弟弟?诬陷也是犯罪。”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晓明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他没了,谁获益最大?不就是这个死丫头吗。”

一旁的赵富强说道,他长得贼眉鼠眼的,眼神滴流滴流地扫着白向墨,心中暗暗计算白向墨这一行头值几个钱。

他知道自家二哥生意做得不错,没想到还真认识不少能人。

年纪轻轻就这么富贵,气质也很是不一般,家里肯定很不赖。

王金花狠狠地剐了赵晓宁一眼,“这丫头你别看年纪小,心眼特别多,当初就撺掇我们二弟分家,生怕我们这些亲戚占他们便宜。

现在又趁着她爹不在,故意下手害死弟弟,以为这样自己就能独霸财产了。生病?我呸!”

作者有话要说:  赵家姐弟是上一章提到的白喜儿的同学以及同学生病的弟弟。

感谢在2021-09-14 20:58:24~2021-09-14 23:02: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饼饼 22瓶;满语芳归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